Story.13《靈犀百草堂》

 

短篇小說

  起風了。
  傍晚時分的風將手裡因泛黃而顯得老舊的小報捲起,唯獨左下角的小廣告像是故意似地暴露在視線裡。妳深深蹙起黛眉左右端詳上頭的字句,企圖從中瞧出些許端倪。
 
  倏地,一陣劇烈的絞痛襲上心口處,如同帶刺的荊棘狠狠地嵌入體內。突如其來的疼痛,讓妳顧不得旁人的目光便蹲在路旁,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。
  這樣的不適已經糾纏妳個把月,起初只是隱隱陣痛,妳總想著將養些時日便好;誰知道最近情況愈漸加劇,嚴重時甚至讓妳疼得難以呼吸。家中為此先後延請不少位大夫給妳診病,妳也曾不止一次前往病院,用那新傳入的西洋醫術診治,可所得到的結果竟然出奇地一致:「一切正常」。
  面對毫無來由的詭異毛病,妳想破了腦子也百思不得其解。不只妳束手無策,與妳一塊兒長大、向來感情要好的青梅竹馬也為妳擔心不已,看著妳天天為怪病所苦,著實心疼不已。
直至那天,他偷偷摸摸地將一份名不見經傳的小報塞進妳懷裡,指了指角落一塊不怎麼起眼的商家廣告,神神叨叨地告訴妳:他曾聽聞街坊閒語間流傳有間稀奇的中藥行,據說無疾不能治,百病皆可醫;唯一教人困擾的是那店裡坐堂、脾氣有些古怪的女大夫,還有那難以預測的營業時間,不是讓欲光顧求診的病人每每撲空,就是被大發雷霆的大夫給轟了出去。
 
  好奇心驅使之下,妳所幸抱持姑且一試的心態,按照小報上頭少的可憐的指示前往。
  妳拐了幾個轉彎,越行越遠,街道上的人潮和車聲嘈雜也漸次淡去,空氣沉靜下來,襯得歸巢的鳥鳴愈發清晰悅耳。除此之外,越顯清晰地,還有來自小腿的陣陣疲累痠痛。
  正當妳累得想放棄而停下步伐,擦擦額上淺淺的汗水,眼神卻在不經意瞥過一旁紅磚樓房的瞬間閃閃亮起,忙不迭地往不遠處小跑過去。
  那是一間帶著歲月痕跡的樸素店鋪,絳紅色木製門板半開半掩,昏黃的燈光自裡頭悄悄散溢出來,若不是門口右側那塊簡單無華的木片上,以娟秀飄逸的字體寫著「靈犀百草堂」,簡直就與一般住戶人家別無二致。
  妳低頭瞧了瞧手裡的廣告指引,大著膽子推開門,引動上方的銅鈴輕脆響動。然而在一陣叮鈴聲後,整間店鋪便又回歸靜謐地彷彿無人之地,看不出到底是否正在營業中,使得妳在門口游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 
  「小姑娘,恬恬徛佇遐干係有代誌?(小姑娘,靜靜站在那兒可是有什麼事嗎?)」
婉轉夾雜一絲慵懶的女子聲音傳來,突然響起的說話聲把妳嚇了好大一跳,緊張地望向聲音的主人,卻見是位身穿花草繡紋荷綠道行的女子,斜倚在陳舊深褐色木櫃檯旁,清綺秀麗的面龐讓她看起來無比年輕,可在簪滿花草的墨黑帽沿下,那雙美目卻有著不符年紀的成熟精明,顯得神秘非常。
  面對眼前的陌生環境,女子口中所說的閩南語卻教妳倍感親切。有別於在學校裡上課所使用的日語,閩南語卻是妳從小到大的成長生活中,與家人親友交流言談時最常運用的語言;在平常街坊鄰居、小販店鋪日常裡聊天時,也能經常能聽到。熟悉而親切,給予妳有如家的安心與親近。
  見妳一副侷促不安的模樣,女子似乎知道知曉問題所在之因,復又朝妳揚手朝妳招了招,用日語說道:「大小姐,快請進來吧。」
 
  妳聽話地踏入店舖,屬於自然的草藥氣息撲面而來,淺淡卻悠遠,店裡巨大的木頭櫃子被隔成數個小抽屜,個別刻有許多妳陌生的名稱,裡面放置相應的植物草藥,但不知為何,妳卻覺得各式生靈們居住眷養在其中。
  櫃檯後的牆上高掛著一幅裱框精緻的書法字畫,「無病息災」四個大字,筆跡氣勢和店門口的木牌倒是相同。此外,旁邊還有個巴掌大犀牛雕刻裝飾,既突兀又栩栩如生,或許是過於逼真的緣故,竟讓妳感覺它探究玩味的目光一直緊緊跟隨妳,導致妳只歪了歪頭瞧了它一眼,便緊張兮兮地快速移開視線。
  站在女子面前,妳的手指不自覺繳著一小塊衣角,軟嚅地開口以日語說:「您是大夫嗎?我想……」話語未閉,卻被面前女子用清脆的盈盈笑聲給打斷。
  「傻孩子,到這兒的人都是為了同樣目的,」她溫柔地拍拍妳的頭,好看的眼眸彎成兩道細長的月牙,拉過妳的手一同在櫃檯前的高腳椅坐下,自然地回妳以日語清脆地說:「來吧,先給妳把個脈看看。」
 
  妳接觸中藥和中醫的經驗,簡直少的可憐。唯一妳還依稀記得的,僅剩下從前年幼時妳生過一場大病,高燒不退三兩天,當家裡頭大人們傷透腦筋的時候,還是年邁的曾祖母端來一碗烏漆漆飄著苦味的溫熱湯藥,讓昏沉沉的妳捏著鼻子喝下後,情況才有所好轉痊癒的。不過,那碗黑色的苦澀湯藥,早在妳成長過程中逐漸被淡忘,取代而之的是像金平糖般小巧的西洋藥丸,以及顏色各異、瓶身寫有連綿流暢外文的各樣藥水。
  看著女子在妳的手腕處又按又壓,妳屏息不敢發出聲響以免造次,滿眼裡盡是藏不住的好奇及疑惑。
女子的動作輕柔仔細,微涼的指尖隱約有極細的氣息正緩緩流動。約莫一盞茶後,女子才把手收了回去,靜靜地起身,半個身子探到櫃檯後頭,取過兩個古樸的白瓷茶盞,將檯面上正燒得滾燙的熱水徐徐注入其中。
  妳詫異地發現,原本透明無色的清水,卻在茶盞裡成了飄散出清新香氣的淺褐色茶湯。
  從頭到尾,她並無予妳形容病徵的機會,亦未告訴究竟病因為何,只是優雅地自顧自喝起茶來,隨性將其中一杯茶推到妳面前。
  店裡瀰漫一股詭異的靜寂,妳一面偷偷覷著女子的反應,一面無聲地一口一口啜飲杯裡的茶,溫潤的熱茶入喉,略略帶有苦澀,輕咂幾下後又生出清馨悠長的甘甜,宛若空山新雨後的恬淡,滋潤妳這些日子以來始終緊繃神經。放鬆地瞇起眼,妳長長的一聲嘆息,長久累積下來的鬱結好像也隨之吐出。
  「為情所困,憂慮過甚,以致憂殤燒神智,愁緒絞心脈。」
  驀地,女人這般說道,打破原有的靜默,語調理智且沉著,原先眼底的笑意此時多添加了些凝重和無奈。
  妳呆愣了一會兒,才終於理解剛剛一番發言乃是關於妳的病情診斷,但這樣的結果沒有為妳解答任何問題,反而更加深妳內心的困惑。
  大約是看出妳滿腹的疑惑不解,女子放下手裡的茶盞,定睛看向妳說:「妳這個病,是從彼個講好欲娶妳的查埔離開妳開始的,干係按呢?(妳這個病,是從那個已經說好要娶妳的男生離開妳開始的,可是這樣?)」
  她怎麼會知道?女子輕而易舉道出妳未曾告訴她的事實,這著實把妳嚇得不清,口中的茶還梗在喉嚨裡,致使妳劇烈地咳嗽起來。
女子見狀,趕緊接過妳手中的茶杯,伸手輕輕拍撫著妳本就纖弱的後背,復又搖搖頭感嘆:「為了那個男的,妳放棄了一直以來想要前往國外留學、成為記者的夢想,甘願依照他的期望而活。若是再晚些日子,恐怕就要連生命也賠進去了啊。」
  妳不知道,眼前這個女子究竟是怎麼得知這一切,但她所講述的一切,恰如是一把銳利的刀刃,毫無防備地刺入妳體內,把心裡最深的瘡痂剖出,攤曬於光亮之處。
  「他說,喜歡溫和柔順、乖巧聽話的女孩子,所以我聽了他的話放棄繼續念書的機會。我們在一起好久了,我心裡也一直將他當我未來的丈夫看待,可是……他卻說我們不適合在一起了,」妳的聲音藏著不安與徬徨,緊緊抓住雙手無法克制地顫抖,「他、他說,我已經不再是他當初喜歡的那個我了,沒有自己的想法主見,變得像沒有靈魂的無趣娃娃。可是我不懂,他到底在說些什麼,我所有的改變都是為他而努力,成為他喜歡、配得上他的女子啊……」
  「傻孩子受委屈了,沒事的,哭吧。」
  女子輕柔地說道,自寬大的袖內拿出一方熨燙妥貼的絲綢繡帕,潔白的帕子一角上,帶有一朵繡工精緻的薔薇花,四周以繁麗的蕾絲妝點。
  直至感受到繡帕貼上臉頰的微涼觸感,妳這才在此刻意識到,一向自詡謹慎自持的妳,卻在一個方見面不久的陌生人面前潸然淚下。
  也許是女子那彷彿帶有魔力的話語,抑或是長久所受的委屈及鬱悒,妳一時間難以壓抑,不禁掩面失聲慟哭。
  女子沒有制止妳這般有些失序的舉動,微笑著等待妳傾瀉出心內的所有難受,由無從抑制的泣不成聲,轉而漸漸緩和冷靜下來。
  妳接過女子體貼遞上的手帕,擦擦滿臉的斑斑淚痕,似乎對於剛才的失控的自己感到十分不好意思,與女子對視的一剎那便忍不住笑了出來,雙頰羞澀地浮現一抹淺淺駝紅。
 
  女子站起身子,手中執著姿態高雅端莊地走向那一面龐大的藥櫃,那藥櫃好似有感應一般,隨著她的靠近而隱隱震動起來,彷彿裡頭有什麼東西急切地想從那一格又一格的抽屜中現身。
  「茯神四兩,寧心安魄;當歸三錢,本心莫忘;黃連兩克,清燥解毒;甘草一味,調契合息;」
  女子溫婉柔和地訴說,宛如歌頌著來自古老的詠嘆調,她纖細的手靈巧地揮舞,如似在施展法術,又似在踏著亙古的舞蹈,
  「百草有靈,許君除心罣礙;靈犀一點,望汝得見真實。」
  隨著女子的動作與吟詠,櫃檯上恍若變戲法一般,憑空生出許多你從未見過的草藥安然地靜置於其上。
  妳好奇地湊上前去,看著女子手法俐落地將它們分類、混合、調配,再用淡咖啡色的紙包裝,最後以細軟的麻繩綑綁成串。
  「妳的心絞之痛源於本性亡佚、初心失陷之故,如欲擺脫病痛,必先內觀己心,尋回遺落的初衷,」女子微笑著將藥包遞給了妳,藥包裡充滿著清新宜人的藥草味道,教人緊繃混亂的神經輕易地緩和放鬆下來,「若是有迷失徬徨,心內惴惴,再以此帖藥方配三碗經晨光照耀的水,以文水煎煮後服用。如此,或許可助妳靜心安神,望見真實純粹的靈魂。」
  妳認真小聲地複述方才女子交代的事情,左右端詳手上這從沒見過的新奇藥包,年輕的容顏展露出笑靨,一如連日沉鬱的陰雲後終於顯現陽光。
  忽爾想起些什麼,妳趕緊再抬頭向女子提問:「大夫,那我該何時回診呢?」
  聽到妳的問題,女子忍俊不禁,以手指不重不輕的捏了捏妳小巧的鼻,隨性地擺擺手開口:「小姑娘,所有的病接由心起,如妳當真能心安自適,無懼無憂,自然就能如意自在。」
  她淺淺地微笑著,上揚起的嘴角帶著一絲神祕莫測的深意,舉起手來啪地彈了一個清亮的彈指,店門居然像是有生命般緩緩開啟。
  「若是妳確實有需,自然會當揣著轉來的路。(如妳真的有需要,自然便能夠找回來時之路。)」
  叮鈴。恍惚間,耳畔清脆的鈴鐺聲響起。
  當妳回過神來,卻意外地發現,此時的自己,已然回到車水馬龍的石板道路上。鼎沸人聲與喧囂車聲,霎時間紛紛湧入妳的耳朵。
  關於那間奇妙的中藥行與神秘的女子,恍然如似一場夏季午後的西北雨,驟然而至,轉瞬又消失無蹤。只剩下妳手裡那串中藥包隨妳的舉動,蕩漾出淡雅芬芳的古老細息。
 
  起風了。
  傍晚時分的風將妳的裙擺輕盈吹揚,拂過妳如墨般的髮絲,妳柔柔地瞇了瞇雙眼,滿天的餘暉彩霞便落入其間。
而歸途,已然在妳前路鋪展,於途中盛放為芳草悠揚。
 
【終】

請至女主角LINE對話輸入
「靈犀百草堂

展開對話光臨神祕中藥行

 

請務必完整輸入中文字
不能有任何符號或錯字
才能獲取系列資訊